Greenleaf~

有粮食的每一天都幸福
TSN : ME/SE NYSM:DE LOTR : TL/LT

【瑟莱】冷记忆 HE版

在 @naoshekaka 的温(威)和(逼)劝(利)说(诱)下我火速发来了he版本,别嫌弃

已修改

 

前面直接复制粘贴了

————————————

“我是谁?”

“瑟兰迪尔。”

“你是谁?”

“莱戈拉斯,你的孩子。”

莱戈拉斯不厌其烦地每天重复这段对话,作为一天的开场曲。

“我是你的孩子,Ada,我爱你。不,你不需要知道更多了,你知道我爱你就足够了。”我还是你的爱人。莱戈拉斯心里对自己说。

他也曾固执地每天都花一整个上午对瑟兰迪尔讲起他们曾经的故事,他们的爱。

他父亲的主治医生兼好友埃尔隆德不忍地对他说:“你要知道,你今天告诉他了,明天的这个时候他还是会忘记一切。”

莱戈拉斯也曾坚决地说:“他只有现在,没有过去。而我想要每天都给他一个过去。”

不断的重复,不断的忘记。

后来他还是放弃了,他更愿意画上这些时间去陪伴瑟兰迪尔,做他想做的事,哪怕只是看着他。

瑟兰迪尔大部分时间一个人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他冷漠地用脚趾搅动报纸,满溢着刚刚的故事里的恐惧或是新奇,不能再思考,在莱戈拉斯告诉他早饭是否好了以前,他仔细排列那简单句子,不让颤抖的声音泄漏自己的焦虑。莱戈拉斯点点头,放弃了和他聊天的企图。他们彼此不怎么说话。

莱戈拉斯觉得他永远都无法理解瑟兰迪尔每天醒来时有多惊慌。瑟兰迪尔总是被过于敏感的感觉干扰,想知道楼上为何这样大声吼叫,或外面的车,今天,为何发出虎一般的咆哮。偶尔感觉口齿不清的呼吸、墙上人影无限细微的移动,他没有不安,却恼火,突然过剩的敏感,让指尖的页面比砂纸还粗糙。他在自己前臂肌肤的细孔和汗毛之处,看见凹坑和鬃毛。

莱戈拉斯唯一能做的,只有在不远处阴暗的角落里盯着他默默出神,或是在他情绪不定时从后面抱住他。

“走开,”瑟兰迪尔对他说,“让我一个人呆着。”

他有只好退回暗处,看着瑟兰迪尔发呆。

这一切只起源于一场看似简单的昏厥。醒来时,莱戈拉斯不得不接受现实,他的父亲得了怪病。

苏萨克氏症候群。

“别担心,也许他过几年就会好的。”埃尔隆德安慰他。

可这种病没有痊愈的先例。

他眼睁睁地看着瑟兰迪尔每天醒来,重新成为一张白纸,对着世间的一切茫然。他的视力和听力不断下降,出门必须依靠莱戈拉斯。

每到下午或晚上的时候,瑟兰迪尔才会清醒一些,更像那个“瑟兰迪尔”,礼貌,客气,生疏。他不记得他是谁。他任由莱戈拉斯带他去公园、商场等各个地方转。

“Ada你看,我们曾经在那个石椅上接吻。”

“Ada你看,我从纽约回来的时候,你在这里接的我。”

“Ada你看,你在这里为我买过成年礼的礼物。”

“Ada你看……”

莱戈拉斯带他转遍了整座城市,希望从一点一滴中能找出他的共鸣。

瑟兰迪尔只是点头,微笑,保持着良好的礼节。像参观一日游一样。

也有极少数的时候,莱戈拉斯几乎以为他恢复了记忆。在夕阳下,瑟兰迪尔忽然回头吻他,吻得深情而缠绵。

“你……”

“我也不知道我为什么要这么做,我只是觉得我应该很爱你,所以我就这么做了。”瑟兰迪尔颇为疑惑地摊摊手,他自己也不明白这样动作的起因。

莱戈拉斯快走几步,走到他前面,才敢让泪水流下。

有些东西,不是记忆所能带走的,比如爱。

夜晚的时候,他们躺在一张床上。睡觉时他们的脸彼此近在咫尺,而他们的梦却相距若干光年。他们的气息混杂在一起,但他们的思想却在身体之外分道扬镳。

莱戈拉斯曾视他为安全的港湾,面对他时,却不知如何倾诉恐惧。他希望夜晚永不消逝,永恒地搁浅在地平线,24小时永远定格在最后一秒。

他静静躺着,感受身边人的记忆一点一点的消散,消散,最后化作乌有。

“我是谁?”

“瑟兰迪尔。”

“你是谁?”

“莱戈拉斯,你的孩子。”

又是新的一天开始了。

日复一日。

年复一年。

他以为这一世都会这样过去,没有终点,没有尽头,直到最后的死亡。

莱戈拉斯真的很厌恶等待,曾经吉姆利让他在宿舍楼下等了半个小时,然后莱戈拉斯追着他打了整整半天。

可现在他却出人意料地,又在意料之中地,甘心等候。他知道,瑟兰迪尔等了多少年,才等到他出生,等到他长大。

放弃。多少人这么劝他,可他只是将金色的脑袋向后甩,笑了很长一段时间,直到别人也不情愿地开始笑,尽管他们不知道他为什么笑。

我等你。

在一个天气看起来并不怎么好的早晨,雾气沉沉,或者是说,霾气沉沉,莱戈拉斯感受到了肩头的瘙痒,他从梦中惊醒,带着几分期盼的转身。

身后的那个金发男子,正用他的手指摆弄他的头发,看见他的脸只是微一挑眉,张了张嘴。就在莱戈拉斯已经做好了他问“我是谁”的心理准备时,一个单词从唇缝间流出。

“莱戈拉斯。”

被叫的人难以置信地睁大了眼睛,敲了敲自己的脑袋。

瑟兰迪尔一把把他抱进了怀里:“放心,你不是在做梦。”

莱戈拉斯缩在他的怀里,甚至听得见“扑通、扑通”的心跳声。

“我爱你。”他听见瑟兰迪尔的声音温和而细腻,像夜莺的歌,他感受到他凝视着自己,全神贯注地陷入沉思。

瑟兰迪尔双臂抱住莱戈拉斯,他把脸埋在他胸口,胳膊紧钳住他脖子,仿佛正在溺水。窗外透进来的光线照亮了他们同样美丽的金发,借着本身的光明,他们融为一体。当瑟兰迪尔抬起胳膊,以一种祝福的方式,或者,更像牵引着孩子,像个多情的天使,指引他去自己的职责地。

莱戈拉斯可能已经猜到,他们那悲惨的篇章相比之下显得短暂,因而无需见证更多痛苦。

他们终将融为一体,像水溶于水中。①

 

-FIN-

①柴静《看见》

你们要的he!lo主已吐血身亡

评论 ( 24 )
热度 ( 56 )

© Greenleaf~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