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reenleaf~

有粮食的每一天都幸福
TSN : ME/SE NYSM:DE LOTR : TL/LT

为什么不是你带我走呢

理智的三极管:

这学期我志愿帮身为小学老师的朋友批改了一些作文。我根本不会批改,基本上所有人都给了高分。我在不停划水。老师或许会暴打我了。

看了一学期大家写的猎奇作文,令我印象比较深刻的片段有:

1. 一个人小时候遇到一个外星人,于是求他:你带我走吧。外星人哭着对他说:为什么不是你带我走呢。随后他们像花一样凋零了。这整篇500字文章都非常谜,完全不遵循套路,给我带来了无穷无尽的感伤。

2. 同学A和妈妈去做医院志愿者,他拿着病历本和X光片,几乎没有能念对的名字。面对等待许久群众的质问和辱骂,他哭了,并为了缓解尴尬高唱了国歌。回家后妈妈还打了他,因为他唱了国歌。这情节非常莫名其妙,但是我突然产...

2017-12-13

【TSN】【ME】一个ME向翻译文整理

山清水煮:

随缘几次换地址ORZ清了一下随缘和电脑的收藏以后可能不怎么会去上随缘扫文了



M/E向,前后斜线有意义,或者看不出来前后的



因为前后基本上都是译者在翻译的过程中按中文fandom的规矩后加的, 如果有逆、互攻之类的情节或指向那一定是年代久远脑子糊掉了,欢迎指出,我会改掉的,如果触雷抱歉,锅都是我的



基本上都是11年12年的完结文(之后我圈大概就糊萝卜了(。前后顺序随机,【】里是整理时候的随手敲碎碎念,非常主观,非常无聊,请尽情地无视...



2017-07-29

【瑟莱】First Rite,Last Love

最初的仪式,最后的爱情。

 

 

幽暗密林的精灵们从没见过这么盛大的场景。对于他们中的大多数来说,精灵王的成年礼和加冕礼都已无从考证,只有少数老精灵被子女推出来时触景生情,颠三倒四地叙述着曾经的盛况。

“……瑟兰迪尔陛下加冕时,鲜花被最心灵手巧的女精灵编织成地毯,从密林深处一直铺向王座下……”

“……那时候这里还叫大绿林,真是久远的年代了。”

年轻的精灵们起初还很好奇地围在老精灵身旁听他们一遍又一遍地回忆,渐渐的听来听去不过是那几句话,也就失去了兴致,各忙各的去了。

他们的王子殿下要成年了。

最热爱开宴会的西尔凡们一想到这点,就满心欢喜,好像成年的是他...

2015-07-14

【瑟莱】Who'll Save The Left

借伊恩·麦克尤恩《蝴蝶》的设定

你可以当成是所谓的过节福利然而我一点也没感觉到


***

夜色下小酒吧窗户透出的淡黄光辉更显得昏暗,嘈杂的人声隐隐的流泻出。无论什么时候,何种状况,蓝湖旁一个接一个的酒吧里总是人满为患,驻唱的歌手或弹着吉他,或敲着架子鼓放声嘶吼着,老房子的隔音效果差得很,隔着老远都能听见余音。多种声音混杂在一起,配合着其独特的霓虹灯,倒是相得益彰。

在一家一向火热的酒吧里,一对对年轻人正在聊天论地,尽管他们之间可能只是第一次见面——但这毫不影响,毕竟所有人都正是看中了这样萍水相逢的奇妙感,你可以尽兴地畅谈你的人生你的情感,并且不用担心任何不好...

2015-06-20

【瑟莱】Threnody

瑟莱无差

有私设请慎戳,he,he,he

拒绝求心里阴影部分面积

 

***

晨间的绿叶上仍带有未干的露珠。阿拉贡在草地上翻了个身,正好砰的撞上睡在近旁的金发精灵。他一下子爬起来,对着精灵连声抱歉,精灵还没睁开眼睛,喃喃地说着什么,一边摆了摆手。矮人被吵醒,不满地嘟囔起来。

“你睡得并不好。”那天晚些的时候,阿拉贡把莱戈拉斯拉到一旁,肯定地说。莱戈拉斯默认了。

“你梦见了什么?”阿拉贡担心地问战友,“别否认,你昨晚一直在大喊大叫,我还听见了哭声,总不会是吉姆利的吧?”

梦见了什么?

温柔的缠绵,永恒的誓言,长久的陪伴,突来的巨变,无尽的厮杀,最后那惊鸿一眼扫过的金发...

2015-06-06

【瑟莱】Believe me 完结章

瑟莱无差 现代AU

请在看之前大声跟我念三遍:HE HE HE

不受快递水表已坏天台倒是可以约一约

 另, @♠Jecci 快来快来,顺便祝你考过四级==


Legolas

接下去的一切似乎发展的格外顺利,在经历了所有“意外”之后,我觉得再没什么不顺利的事了。

Thranduil经常对我拖拖拉拉的习惯感到不满,他也曾不止一次的劝诫我,可惜我直到现在才学会这件事。我从家里出来后找到了负责交换生的Celebrian女士,她对我的请求感到又惊讶又欣喜。

“唔,Legolas,你能去伊西利安真是再好不过了!我一直就想让你去来着,但你之...

2015-05-26

【瑟莱】柠檬不是唯一的水果

送给@柠檬不是唯一的水果,祝生快!


这么晚发不要嫌弃我…从来没发过生贺,唔…结局是he啊!


瑟莱无差,现代AU,非父子设定


***


他们第一次相见,绝不是在什么值得引以为傲的地方。


元旦的清晨,瑟兰迪尔在一片陌生的地板上醒来,怀里有个不认识的金发少年。他睁开眼睛,窄窄的脸上某种饥渴,某种绝望,捕获了瑟兰迪尔的心。房间里充满黑暗沉默腐败的空气,沙发上披着一块破旧的佩斯利亚毛巾,一对男女在毛巾的遮掩下疯狂纠缠。老鼠吱吱叫着一窜而过,这突如其来的“惊喜”把他吓了一跳。


他支起身子,少年也跟着爬起来,对他笑了笑。伸出了一只手:“你好,先生。”


真是莫名其妙。瑟...

2015-05-24

【瑟莱】Lay all your love on me

瑟莱无差

非父子设定, HE,HE,HE

注意:生平参考作曲家舒曼,部分为真实人名地名,但不为历史事实


*** 

莱戈拉斯站在门口,目不转睛的看着他的老师演奏他即将要学的钢琴曲,瑟兰迪尔的手指飞快地跳跃,一串音符流出。

一曲完毕,瑟兰迪尔回头看向他。“懂了吗?”

莱戈拉斯点点头,走近一些,瑟兰迪尔把位子让给他,他坐下。手指搭在琴键上,却不知道从何弹起。灵魂,灵魂。瑟兰迪尔总是这么说,你弹的每一首都没有灵魂,只有一具躯壳。

他转过身子,目光与瑟兰迪尔相交之时一阵火花在空气中擦过。

“我能亲你吗?”莱戈拉斯眼珠一转,有些虔诚地望着他。那神态,那语气,像是在...

2015-05-17
1 / 4

© Greenleaf~ | Powered by LOFTER